昀兮

士郎厨,all士党,龙之谷脑残级手残月主,想成为写手可是自己写的那是一坨什么玩意儿。会咬人。

天知道我以前怎么开出这么羞耻的脑洞,还兴致勃勃地写了出来的_(´ཀ`」 ∠)_

整理了一下这荒废的一年多里开过的脑洞(Ver4.3)

“母后,以为如何?”天运帝一面扶太后坐下,余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太后。
太后阖眼长出一口气,轻声说:“皇帝不必如此,你是这华族的皇帝,天命所归之人。你若是觉得你舅舅碍了你,发道诏令擒了他便是,何须如此试探,深谋远虑地算计。哀家敢拿人头作保,你舅舅绝不会反抗半分。”
天运帝咬着牙,道:“儿子不敢,儿子并没有丝毫试探之意,儿子是真的——”
太后笑着打断天运帝的话:“只是皇帝若是发落了你舅舅,别忘了把临君给你舅舅送过去。省的你朝堂没了顾忌,倒要整天惦记着枕边给你递刀子。”
太后语气轻快,像是在话家常一般问道:“皇帝可还记得第一次见临君是什么时候?”
天运帝道:“儿子自然记得的,是父皇册封舅舅郡王爵之后的...

整理了一下这荒废的一年多里开过的脑洞(Ver4.2)

天运帝下了朝,带着一群太监宫女直奔辰明殿,吩咐宫女们在红墙外候着,自己带着两个小太监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。
偏殿的小书房里临君念书的声音软软嫩嫩的,天运帝听着,心里的气闷竟也渐渐不觉了。
小六子瞧见天运帝过来,忙上前叩拜。
天运帝支了个手势,示意不要声张,低声问:“世子可用了早膳。”
小六子低头恭敬回道:“回皇上,用过了。世子今日胃口不错,吃了不少。”
天运帝点点头,原本满面的怒容也缓和了些:“不必通传了,既然先生在授课,朕就不进去打搅了,下了课让世子到太后宫中来用膳。”
小六子点头蚊声应是,目送着天运帝离去后,竟轻轻地打开了小书房的门。
须知太祖为防宦官干政,严令禁止太监识字,小六子在先生给世...

整理了一下这荒废的一年多里开过的脑洞(Ver4.1)

“临君,临君,醒醒,该起了。”迷蒙中,一声声轻声细语的呼唤将人从睡意沉沉间拽出来。
宽大的床铺里半大的孩子抱着衾被蜷成一团,两弯月眉微微抽动,半遮半掩地露出一双水润的眸子。
小孩揉了揉眼,大梦初醒两眼沉重,看不真切:“唔,皇兄找——哈。”
看着咿咿呀呀打着哈欠的表弟,穿戴完毕坐在床边的天运帝宠溺地笑了笑,伸手掖了掖小孩刚抻开的衾被,好声嘱咐:“临君再赖会儿床就该洗漱了,早膳朕已经吩咐膳房做了你最爱的蟹黄汤包。今儿可不许再顽了,用了早膳乖乖温书,先生辰时便来。”
听到先生要来,小孩巴掌大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,顾不上揉眼睛,扑着天运帝的袖子便撒娇:“临君不要先生讲课,临君会乖乖温书,皇兄下朝给临君讲...

整理了一下这荒废的一年多里开的脑洞(Ver3.4)

人生天地间,忽如远行客。
羁旅世间十八年,陈黯头一次知道,自己还有个弟弟。
陈黯从懂事起就被告知,他只是那位大人实验的副产品,用来检测他的母亲的资质是否符合标准。
他也是如同所有的普通小孩一样,在父母的殷切期盼中降生的。但也仅此而已,只要平安落地,他的任务就完成了,之后会怎么样,会不会平安长大,长大后是回到母族接受精英教育,成为一个长袖善舞的贵族,还是觉醒那位大人难窥全貌的强大血脉,成为一个震慑世间的强者。
都无所谓了。
没有安排,没有期许,在那位大人的计划里,没有陈黯的未来。明明父母俱在,却肆意生长得像是杂草一样。母亲死后,越来越无法忍受的陈黯逃离了朽夜岭。
找到当年因实验失败而被抛弃的弟弟...

整理了一下这荒废的一年多里开的脑洞(Ver3.3)

云狼是断沙城外的雾隐密林里常见的高等野兽,因毛色纯净,结群而居,远远看去像是落入凡间的一抹云影而得名。云狼行动迅猛,爪牙锋利,智慧近人,即便是经验丰富的猎人也不敢打云狼群的主意。敢打主意的要么是超脱凡境的咒术士,要么是离群的孤狼。
比如眼前这头。这匹云狼足有一人高,身形矫健,堆雪一般的毛发有些脏乱,正靠在一个小水洼旁饮水休憩。
两个男孩悄无声息地趴在离水洼不远的小坡上,大的约莫十五六岁,大约是刚刚长开的缘故,身量略有些纤弱,小的那个一团稚气,倒是虎头虎脑,十分结实的样子。两人一动不动地并排趴着,任由丛生的杂草掩了身形。
雨过天青,草木和泥土的气息变得湿润腥腻起来,连风都似乎有些凝滞。
过了片刻...

整理了一下这荒废的一年多里开的脑洞(三)

昀祈察觉到对手不对劲时,已经晚了。有什么东西携风裹势截断了他的鬓发,刮下了颧骨靠后一些的皮肤。可是直到疼痛开始燎烧大脑,他都没有看到任何东西近身。
是——风?这怎么可能,他是被风宠爱的啊。
适才如果不是风提醒他偏了下头,此刻他应该躺在地上,脑颅被从右眼射进去的东西的洞穿,红白一地。
那么是咒术?在这个平民和赌徒狂欢纵乐的地下斗兽场里,他受到了咒术攻击?
开什么玩笑,断沙城这种资源贫瘠的边境小城,咒术士两只手就数的过来,一半在冒险者公会坐镇,一半在城主府效力。斗兽场这种把血腥当做消遣的野蛮场所,怎么可能会有神恩眷顾的咒术士前来,为了他这样一只斗兽脏了自己的手。
昀祈全神戒备,在他的正对面,一只半...

整理了一下这荒废的一年多里的脑洞(二)


西里乌斯第一次见到普罗基恩的时候,是在凯涅斯八年一次的神祭日上。小小的孩子盛装雍容,紧紧地跟在国王的身后,学着他父王的一举一动,显得有些滑稽好笑。
那个时候西里乌斯还不是王子,不称殿下,甚至连贵族头衔都没有,因此只能呆在最外围的小贵族观礼席上。
宏伟的圣殿极尽奢华,穹顶由巨大的琉璃镶接而成,琉璃上嵌刻着诸神事迹的云母浮雕,色泽艳丽,精致华美。穹顶极大,足有十八根高大立柱支撑,围成圆状。
天光透过琉璃和云母照进来,经立柱上的金漆反射,和绑在立柱高处的魔法火焰的光芒混在一起,充斥整个圣殿大厅,辉煌一片。
王室成员衣饰华美而庄重,跪在祭坛周围,立柱之间,虔诚地低头作祈祷状。
祭坛上是用鲜血镌刻的巨...

1

整理了一下这荒废的一年多里开的脑洞(一)

天是灰蒙蒙一片,有种随时就会倾覆下来的感觉,似有若无的神威隐匿在翻涌的乌云间,操纵着闪电和雷火。
“小东西,追你的这阵仗可比你的前辈要大的多啊。我来数数,有几位神明出手了?”他气喘吁吁地笑着,背上的人并无应答,只是软软地伏在他身上,贴在他后颈的额头烫的吓人。
前方的川流在他操纵的强大风压下避让开来,水道开阔,但他却渡不得。
“此番若是让你过去了,上面那些家伙难免要迁怒我荒川水泽。此路不通,还请回头吧。”立于水波之上的男子盛装雍容,俊美无涛,幽蓝色的妖力化为游鱼依附在披肩上。
荒川如同被煮沸一般,惊涛翻滚,阻挡了他的视线和脚步。他心想,这大概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敢挡他的路吧。
咬咬牙...

2

【龙之谷】月主(七)

    冥泽靠在传送大厅的楼道口,看着高高的穹顶走神。由一整块巨大的宝玉雕琢而成的生命之树倒挂在穹顶的正中央,每一片叶子都栩栩如生并且闪闪发光,照的这个空旷的大厅里如同白昼。

    不过阿努阿兰德的生命之树叶子其实不会发光。冥泽回想起那个生机旺盛的繁茂之地,林荫成幕,绿茵如毯,阳光照在叶片蓄起的水珠上,折射出美丽的虹彩。每当微风拂过,林间飒飒的枝叶摇晃摩擦的声音,像是精灵们在低声歌唱。

    冥泽记得有一次,趁着四位救世主商讨巢穴的攻略的间隙,他带着自己悄悄潜入新月森...

2 1
 
1 / 2

© 昀兮 | Powered by LOFTER